第20章

    她也觉得是奇葩了,想到男人那平静的表现,也没有露出太惊异的表情,也许是那男人接受能力比较强吧,心中是默默的说服着自己。

    把黑色的劲装换下后,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伸手摸着自己腰间,是空空如许,她顿时是想了起来,糟糕,她的手枪还在那儿呢?

    是和男人打斗的时候掉了,由于跑的太快,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她顿觉不妙,手枪若是落入了那男人手里岂不是很危险?

    而且那个男人很聪明,一看就学会了,真害怕下次见面,这男人会不会拿着枪对准她了?

    她越想就越觉得很不妙。

    真是给自己留了一个了祸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要她回去拿,那也不可能,回去那只能是自投罗网,所以还是不能回去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从那虎口逃出来,她才不要回去呢!

    其实仔细想想她也没什么好担忧的,虽然她是把手枪遗留下来,就算被他捡到又怎么样?里边也没几颗子弹,也用不了多久,想必他用完了就掀不起什么风浪,不然她还不信这些迂腐的老古董还能造出什么子弹来?想到这儿,所以她也不用担忧了,干脆是安心睡了下来,养精蓄锐,明天还有更有意义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呢?

    虽然说是替这原主先解决掉了一个仇敌,但还有一些更可恶的人正等着收拾呢!

    太子墨子麒,嫡姐叶天雪,那就先从叶天雪下手吧!

    毕竟这身子上的伤还没有好的完全,太子墨子麒也不是一般人,所住的地方也是守卫森严,所以相较于太子,叶天雪倒是比较好下手一点。

    何况她也不打算就这么快解决他们,毕竟让他们就这么痛快的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!

    她也要让他们尝尝那种身败名裂,被人愚弄的滋味儿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墨北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将那把暗器放入了自己房间墙角的机关暗格里,虽然知道那女人杀了人,但是却并没有第一个潜入凶案现场。

    先前说的那些罪名不过都只是为了留住女人的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何况他也觉得那个人该死,毕竟把一个女子害成那种境地,确实狠毒又残忍。

    毁了女子的容貌,就等同于扼杀掉了她以后的人生。

    想到那女人脸上狰狞的伤口时,他心里也说不出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儿,大概是有些失落吧,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奇女子到底是长的什么样?

    不过,想到她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时,他眉头又微微皱起,伸手摸了摸还有点**余痛的脸颊,她居然敢打他!而且还是被人当成了登徒子打脸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一股想要杀人的冲动一下子又涌了上来,该死的女人,下次若被本王逮到,绝不轻饶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次日清晨,京城的街道上是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叶天心上街除了买一些必备用品外,她根本就不敢在街上多逗留,毕竟这周围有两拨人马,说白了都是在找她的。

    一波是相府的人,一波是官府的人。

    相府的人其实是在找这身子的原主而已,搜寻她,是因为她那与太子有婚约在身,眼看婚期在即,她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在叶天心看来这件事是非常令人觉得讽刺的,太子墨子麒和叶天雪这对狗男女还真是装的像,居然连亲爹和岳父都敢作弄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明明就已经把这身子原主给弄死了,现在居然还让相府的人来四处找她,这两人真是阴险狡诈,珠联璧合,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来也是,他们两总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,他们已经把人给弄死了,那不是间接性承认了他们珠胎暗结,怎么能够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的**败露呢!

    到时他们两还不得被这流言蜚语给骂死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这么做来,也不过是想甩锅,到时只要这身子的原主不出来,那么他们两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,好一个狠毒的计谋!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她早已不是从前那个她了,既然她上了这原主的身子,那定不会让他们两得逞!

    看样子,也是该回去给他们一个惊喜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,她迅速的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而今天早上,李府上也传来了一个噩耗,就是李御医惨死床上,凶手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据仵作验尸结果发现,李御医是死于头部中了暗器,至于这枚暗器,也是让人觉得十分古怪,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也让人犯了愁。

    墨北冥听闻这消息时,也并不惊愕,他就知道昨晚那女人是来杀人的,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她杀的人竟然是李御医,这就引起了他的好奇。

    她和李御医究竟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墨北冥想到这里,似乎也找到了一条线索,他立马就召了江寒。

    江寒悻悻来此,还以为王爷又是为了未找到人的事情而发怒呢!

    墨北冥垂眸看了他一眼,幽幽开口道:“本王知道,你们没有找到人,她若真有那么好找就好了!”

    江寒听到这话,一时也摸不清这王爷是什么意思,他是心虚的道:“属下办事不利,请王爷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责罚倒不必了,本王现在另外有件事情要交托给你去彻查!”

    江寒有些懵,不过他也不敢问,“是,王爷!”

    “下去给本王查查李御医接触过什么人?生前又做过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江寒是抬眸诧异的看了墨北冥一眼,然后答应道:“是,王爷!”

    这王爷的心思他不敢揣测,只能按照吩咐去办,这才是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江寒走后,墨北冥是若有所思,既然那女人和李御医有仇,那么他们之间必定有接触过,顺藤摸瓜,也许能够查到女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只要知道了她的身份,要想找到她那还不容易?

    相府上。

    相府的人是整整找了两天,都没有将人给找到,谁也不知道这傻子到底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和太子的婚约在身,是迫在眉睫!

    相府里,叶丞相也是急的团团转,在府上的书房内,是踱来踱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