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

作者:大唐:开局摸尸李元霸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    第20章

    “战!我儿文昊一黄口小儿都有如此气魄,我等何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今天哪怕他战死,这皇位也要继承到他儿子身上了。

    说难听点,李文昊这趟可能是收渔翁之利,好听点,就是当个后手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胶着的局势,李建成双眼中露出一抹阴狠“薛万彻,派人去东宫,我东宫之中还有2000甲士,给我挡住李文昊那小贼,其余人,随我杀!”

    哪怕是这2000人是他当做最后的后手现在也等不了了,李文昊拿着擂鼓翁金锤砸的宣德门好似要裂开一样。

    眼前李世民带着的这些人都拼死抵抗,他必须尽快先解决一个。

    “殿下,玄甲军中的攻城车进不来”

    苏定方跑到李文昊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宣德门当初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一点,不要紧,看我砸穿他。”

    李文昊身前已经铺满了木屑,但是厚重的宣德门依然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作为皇宫的第一道门户,宣德门的用料和坚固程度不用怀疑,绝对是目前大唐之最,足足有二尺厚,哪怕李文昊天生神力也需要一定的时间,而此时最缺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“尉迟老黑!”

    正在疯狂砸门的李文昊听到宣德门内一声哀嚎,心中更是着急。

    尉迟恭是秦王阵营中的大将之一,武艺超群,除了秦琼和罗成之外,没人说能稳胜尉迟恭,但是刚才程咬金这声哀嚎......

    “秦王!”

    “保护秦王!”

    里面又传来一声让人心悸的声音,李文昊本来因为急切而变的通红的双眼,此刻竟然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“舅舅!你带着家人回庄子,然后走!”

    “今晚这皇宫中,要血流成河了。”瞟了一眼高大的宫墙,李文昊的神色里充满了阴冷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玄甲军的兵符给我,若我父亲死了,这天下,还保他何用?”

    “大郎,不可!”

    “并无不可......”

    “杀!太子殿下有旨,斩李文昊者,赏万金,封侯!”

    李文昊抬头看了一眼远处街道上黑压压的敌人,提着两把大锤就要往外走,却被手持横刀的苏定方拦了下来,“秦王要紧,给我一千人,我去,城不破,我不退!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对着苏定方点点头,李文昊继续开始砸城门。

    此时城内的李世民身上已经增加了好几条伤口,好在身边人竭力保护,并没有什么致命伤,都是一些皮肉伤,但是,哪怕是皮肉伤,这血也要流干了,脸色已经变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秦王,挺住,一定要挺住啊!”

    护在李世民左右的秦琼和罗成喊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今天是我拖累大家了,一会,如果我坠马,不要管我,保全性命,留待有用之身,辅佐我儿文昊。”

    “秦王!”

    “秦王!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如丧考妣,归根结底,他们还是轻敌了,如果信李文昊的话,直接大军入城横推一切的话,恐怕现在李世民刚在睡醒,正在准备上早朝。

    “恩嗣啊,外面怎么了?这么吵闹!”

    深宫中,李渊幽幽转醒,听着外面模糊不清的喊杀声朝身边的内侍总管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可能是禁卫军在操练。”

    李恩嗣眼睛一转,给出了一个非常离谱的答案。

    今天这些事,他都知道,无论是李世民还是李建成都事先给他打了招呼,事已至此,如果他还想继续在这宫中当总管,就必须听从,而且,他本是李家的下人,如今李世民和李建成争夺皇位,说简单点和两个儿子争夺家产没什么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“袄!现在什么时辰了,世民,建成他们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现在还没到子时,秦王和太子应该还没起床吧!”

    “那朕再睡一会,让禁军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李恩嗣退出寝宫,站在门口,看着月亮慢慢隐去,天上的星光也逐渐黯淡,心中也关心起宫城边的那场大战。

    “到底谁能执掌天下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苏定方那边快挺不住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直护在李文昊身边的李君羡抹了一下脸上的鲜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,我再给你一千人。”

    李文昊手上仅仅是顿了一下,李君羡拿起挂在得胜钩上的长枪,对李文昊施了一礼,点齐一千甲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舅舅,今天若我胜,这些战死的兄弟,我必让他们家族与朝同辉。”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李文昊已经忘记自己砸了多少次了,终于在一锤子落下的时候,手里一空,李文昊差点没扑出去。

    “门破了!”

    李文昊身边的亲兵看着破开一个大洞的城门赶紧带人过去推门。

    刚推到一半,就被城门里面的乱刀砍死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小心!”

    亲兵用尽全身力气,说出了人生中最后一句话,扑到了李文昊身前,帮他挡住了数柄钢刀。

    这亲兵的最后一句话,最后一个念头,不是托付家人,不是讨要封赏,而是简单的一句小心,一个保护李文昊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们该死!”

    亲兵惨死,尤其是为他惨死,李文昊怎能不怒?

    要知道,这些亲兵也是当初他收留的流民孩子,如今也才20岁左右都没有成家,却死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李文昊一把拽下头盔,飘逸的长发四散开来,手中的擂鼓翁金锤直接扔了出去,在面前开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传令李君羡,苏定方带两千骑,守住城门,舅舅,你带五十人杀出去,速速叫玄甲军过来救援。”李文昊并没有昏头,现在这个情况还是劣势,只有玄甲军赶到,他们才能有足够的底气。

    命令下达后,李文昊翻身上马,提起自己的庆余枪,一马当先的朝人堆里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秦王世子李文昊在此,谁敢与我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杀李文昊者,赏万金,封侯,世袭罔替”

    “太子放心,我来战他!”

    李建成身边走出一员大将,身高八尺,面如雄狮,手持一杆丈二马槊,直挺挺的朝李文昊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小心,那是玄武门守将薛万彻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”

    秦琼的声音远远传来,李文昊双眼眯成一条缝,如同在世关公一般,双腿轻轻一磕马腹,朝着薛万彻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,战场不是你待的地方,记住,斩你者,薛万彻是也!”

    “贼将,受死!”

    看到薛万彻腰间挎着的是李世民所佩戴的龙泉剑,李文昊更是火大,出手之间完全没有收力,势大力沉的一枪朝着薛万彻的脑袋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交击声传来,两人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薛万彻的战马在跑出几步之后,四蹄一软,直接跪了下去,而马上的薛万彻的脑袋已经被砸的粉碎,其手中的马槊直接被砸断。

    “谁敢伤我父王?”

    李文昊见李世民脸色苍白,直接朝他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郎,擒贼先擒王!”

    李世民伸手指了一下,回头一看,正是离他不远的李元吉,此时李元吉看到李文昊如此勇武,正想着逃跑。

    “想跑?”

    李文昊拿下马上挂着的擂鼓翁金锤直接朝李元吉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当初害的我四叔扔锤砸天,最后自己被砸死,今天,我让你也死在这锤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