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39章 为何潜逃
作者:新班车| 字数:2814| 更新时间:2019年06月10日

首先就是金先生的书桌,不知你注意到没有,桌面上有笔砚,有笔筒,但笔筒里只有毛笔,纸也是四开的,这是写大字的,说明这是金先生用来练书法的,而不是日常写作的。

我特意寻找钢笔或自来水笔,还要寻找笔记簿之类小本子,结果找到了一个小本子,属于读专著时记的,但没有别的,特别是没有一支钢笔或自来水笔。

这说明什么呢,金主编在家中写字,不可能只用毛笔吧,现在的人还是用钢笔和自来水笔多,毛笔只是写一些小札,书信之类,还有就是书法。

金主验写不写日记?这个问题,其实有答案,在那本读专著笔记里,就有一句:此说与月前本人日记中所载之例相仿,可相互参照,这说明他是记日记的,曾经写到一个例子,正好又从书里读到一个观点,那个观点跟他日记中所写过的例子能对应。

从中可以推测出,金主验写日记,不只是写些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,还会将他在平时悟到的一些专业方面的问题也写上去,这就有很大的专业价值,这样的日记本,是他心血所凝,自然看得很重。

但那个写字桌的抽屉里,并没有日记。

没有钢笔或自来水笔。

所以我就想这本笔记他会不会放在箱柜里?结果也没有。

洪湛飞说到这里,梁副验似乎恍然大悟地问:“难怪你要翻他们房间里的五斗桌和箱子,原来是想寻找金主验的日记本?”

洪湛飞摇摇手,“这只是一个方面,我要寻找的,远不止一个日记本,还有那个照相机。”

“哦,也是,金主验是有个照相机的,你想看看他拍了哪些照片吗?”杜副验问。

“不,我不用看他拍了什么照片,我想证明一下,那个照相机是不是放在家中,结果没有找到。”

梁副验问:“就是从这些东西不在家中,你才得出结论,金主验是自己失踪的吗?”

洪湛飞点点头,“你们可以想一想,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放在家中吧,我特意问了你,是不是金主验有了个照相机,你们拍照就方便多了,可以请他多拍几张嘛,可是你说从来没请他拍过照,因为金主验从不把照相机带到单位去。”

连杜副验也证明这一点,金主验确实从不将照相机拿来办公室的,因为那是他的私人物品,又那么贵重,他肯定放在家保管。

洪湛飞说道:“说得对,照相机应该放在家保管,但我翻箱倒柜也没找到。那么想想,是不是有三点可以串联起来了?第一是自行车放在家,第二是没找到日记本,连写日记的笔都没有,第三点是那个照相机找不到。”

两位副验算是被说服了。

梁副验恍然梦醒,“哦,明白了,难怪你要不顾一切翻他家的桌柜,我还以为你是……我真是木头脑,居然怀疑你有目的,多多原谅啊。”

杜副验问:“你怀疑洪先生在找金主验家的财宝?”

“不是,我以为他想欣赏金太太的那些个……”梁副验做了一个手势。

惹得杜副验大笑。

洪湛飞却没有笑,认真地说:“我真的想看金太太的这些东西,但不是欣赏,而是从中寻找一些信息。”

“你看出来什么?”杜副验问。

看起来杜副验没有去,他的好奇心比梁副验更强。

洪湛飞说道:“首先,我问过女佣有关孩子的衣着打扮,女佣说孩子有一件裙子,非常漂亮,平时是舍不得穿的,那么,现在这种天气,四岁的小孩,爹妈会给她穿上裙子吗?”

“肯定不会,现在天气还有点凉啊,穿裙子应该在下个月吧。”杜副验说。

“对,这种气候不会给小孩穿裙子,那么这条漂亮的裙子呢,在不在家?这就是我寻找的另一个目的。”

梁副验也明白了,“你是认为,孩子的那条漂亮裙子既不会穿在身上,也没有放在家,是被金太太带着走了吧?”

“哈,现在明白我的用意了吧,我要看的,既是金太太的东西,也是孩子的东西,结果发现,虽然抽屉和箱子里有一些金太太和孩子的东西,但都是比较陈旧的,孩子留下的都是一岁二岁穿过的,现在已经穿不上了,金太太的内穿衣,只有一条穿旧的睡衣,还有两样是有点破了,可以扔弃。我又注意一下有关金主验的衣服,果然那个大衣橱里,没有他的西装和皮鞋,没有白衬衫和领带。”

杜副验惊道:“照这样看来,他们是夫妇俩带着孩子,还带着许多东西跑出去的?”

“正是。”洪湛飞点着头。

梁副验愣了愣问:“原来你就是从这几个方面判断出来的呀,果然不愧是侦探呀,我跟你一起去的,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?”

杜副验说道:“如果我去,跟你一样也看不出什么来,我们没学过侦案,到一个地方只会两眼一抹黑,我跟你只有在化验室还有点感觉。”

洪湛飞说道:“是的,这叫术业有专攻,你们的强项在化验室,我的专长是勘察,懂得如何从细微之处来查找线索,并且由此及彼地来作出推测。”

杜副验有些结结巴巴了,“如果这样说来,金主验属于有意携带家属逃跑了?这算不算私自潜逃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

“可这是为什么呢?”

“原因挺复杂,你们想问我,我也回答不上来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金主验做到这样,一定是迫不得已,他的身份不一般呀,是在州警司供职,不是一个小角色,是个警官,想想吧,一个警官为什么会突然携着家属潜逃了?其中的原因一定相当严重。”

杜副验问:“难道是他工作上出了什么岔子,担心会被追究责任,所以逃了?”

梁副验说:“可是我们没有感觉出来,他在工作上有什么失误,化验工作,即使有什么误差,也是正常的,上级顶多批评一顿,怎么可能追究我们责任?如果出点差错就要被追究,谁还敢搞这一行,我跟你不是快点辞职好了吗?”

“那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呢?”杜副验问。

“连洪先生都说不上,我哪说得清哪,这事真让人脑袋发昏,我是亲自到他家看的,确实如洪先生所说,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,好像连他家的女佣都不认为主人一家逃走了,她还在正常地等着他们回来呢。”

三个人都唏嘘着。

洪湛飞总结道:“两位老兄,这事就这样吧,你们先啥也不说,如果上级问起来,就说没见金主验来,别的就啥也不提,就算上级问到金主验会不会自己跑了,你们也要说,不可能吧,金主验一向工作认真卖力,忠于职守的,怎么会自己跑呢。”

杜副验问:“要是上级问,金主验会不会遭到什么不测了,被人给劫了,那咱们怎么回答?”

“你们就说不太可能,金主验是个警官,谁敢劫他,而他又是搞化验的,也不可能被坏蛋给盯上,那些受过打击的歹徒就算搞报复也会针对一线侦查人员,不会针对化验员吧。”

“反正我们尽量轻描淡写吧?”梁副验问。

“是的,轻描淡写,将此事淡化,相信上级除了嘀咕,也不会大规模展开行动试图寻找,因为事情搞得动静大,也会惊动太多,让人东猜西猜,说三道四,到时反而引起人们关注,没给个说法也收不了场,所以司长也会考虑影响大小,尽量不动声色的。”

就这么说定了。

但是,洪湛飞这趟任务,算是完不成了。

金主验失踪了,那两份样品不见了。

这个问题,两位副验也是挺纳闷,他们也向洪湛飞提出来了,洪湛飞则说,可能是金主验有自己的考虑吧,先不去管了。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梁副验问。

“我先回甘梓去,反正两具尸体就保存着,可以再取一点样品,带来请你们化验。”

两位副验也同意了。

他们也替洪湛飞感到不平,本来是受甘梓侦缉队马不蔫和韩卓之邀帮助查案,带来两个死者的化验样品,化验室却出现这种事,主验竟然失踪了,而且还可能是自己逃跑的,完全令人无法意料,那么洪先生是白跑一趟,又得再辛苦一次了。

洪湛飞回到自己的侦探所。

阿朝见到他就问,找到金主验了吗?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